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素材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2019-11-26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许多来到捷克布拉格的人都会有同一个念头:我们被蔡依林骗了。

不仅没有许愿池,而且根本没有“布拉格广场”这个名字,布拉格的市中心叫做“老城广场(Old Town Square)”。广场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与行为艺术家、啤酒、烤肉交织在一起,整点时分仰望那座古老的天文钟,这里既有复古传统的浪漫,又有激情四射的当今时尚,古老的广场正演绎着一幕幕不老的传奇。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广场上最醒目的是北侧的扬·胡斯纪念碑,它于1915年揭幕,以纪念胡斯逝世500周年。纪念碑基座上刻着胡斯的名言:“Milujte se, pravdy každému přejte”(爱和真理,每个人都想得到)。扬·胡斯(Jan Hus,1370-1415)是基督徒、思想家、宗教改革家,1409-1410年任查理大学校长,致力于宗教改革,反对教会发行赎罪券敛财,1415年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他的殉道激发了捷克民族主义,1419年7月30日,激进的胡斯信徒在游行中冲进市政厅将市长及市议员共7人从市政厅的窗户扔下,就是捷克历史上的“第一次扔出窗外事件”。之后暴动升级,导致神圣罗马帝国出兵镇压,就是著名的胡斯战争(1420-1434),最终帝国军队取得胜利。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广场南部1650年曾树立起一座圣母玛利亚纪念柱,直到1918年才被移除,现在纪念柱投影的位置制作了一条子午线。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天文钟下方就是老市政厅(Old Town Hall),1338年,卢森堡的约翰给予布拉格自治权后,波西米亚境内建造了首座市政厅。塔楼高69.5米,于1364年建设完成,1381年彼得·帕尔莱勒设计建造了礼拜堂,1410年天文钟安装完成。1945年,东侧新哥特式建筑被炸毁,1947年经议会决议后拆除,如今还剩下部分残垣。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一楼是游客信息中心,二楼是小礼拜堂,祭坛两侧是圣母和耶稣的雕像。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拱顶上绘制着四位福音书作者,其中与鹰相伴的是圣约翰,旁边坐着狮子的是圣马可,一边有个天使的是圣马太,旁边卧着头牛的是圣路加。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在这里能够看到天文钟在整点时出现在窗口的十二使徒雕像。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礼拜堂上方有个字母E和两只翠鸟的标志,代表瓦茨拉夫四世的第二任妻子Euphemia(Žofie Bavorská,1376-1428),1400年被加冕为波西米亚王后。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大会议室里墙上的挂毯绘制的是布拉格城徽,下方的拉丁文字“Praga Caput Rei Publicae”意为“布拉格,共和国的首都”,1991年才改为这种说法,中世纪时曾一直使用“Praga Caput Regni”,意为“布拉格,王国的首都”。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上楼梯进入15世纪下半叶建造的议会大厅,门上、墙上都装饰着醒目的布拉格城徽,墙上挂着的是12个城镇和46个行业协会的盾徽。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西侧城徽下方刻有捷克文“Praha Matka Měst”,意为“布拉格,城市之母”。两侧的雕像是圣母玛利亚和耶稣基督。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北门城徽两侧是圣瓦茨拉夫和圣阿达尔贝特。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北侧还有一间小厅,墙上两幅半圆形的油画都是捷克著名画家瓦茨拉夫·布罗齐克(Václav Brožík,1851-1901)绘制,一幅为《查理四世在布拉格创建大学》,另一幅为《Jan Amos Komenský在阿姆斯特丹市政厅向议会讲解他的教育工作》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穿过小厅进入了布罗齐克厅,同样也挂有布罗齐克绘制的两幅大型油画。东边墙上是《波杰布拉德的伊日当选为波西米亚国王》,1457年,哈布斯堡王朝拉斯洛五世(Ladislav Pohrobek,1440-1457)年仅17岁就死于白血病,因无子嗣,1458年摄政王波杰布拉德的伊日当选为新国王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西侧墙上画为《扬·胡斯在康斯坦茨会议中》。扬·胡斯在1414年康斯坦茨大公会议中被判有罪,次年被烧死。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再往西是伊日大厅,南墙正中摆放着伊日的胸像。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东侧墙上挂有一幅风景画《从佩特任山上俯瞰布拉格》,是捷克著名画家Karel Liebscher(1851-1906)于1902年创作。一百多年过去了,布拉格老城的景色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登顶市政厅塔楼,老城区的景色尽收眼底。俯瞰整个老城广场,双塔就是泰恩教堂。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左侧宽阔一点的路是巴黎街,直通往河对岸的莱特纳公园。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广场西北角的是圣哈维尔教堂。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西北方向是老城桥塔、伏尔塔瓦河左岸山上的城堡和圣维特教堂。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远处的火药塔

既没有许愿池也没有布拉格广场,我们都被骗了

登顶市政厅,呈现在眼前的,就是歌中唱的那个童话世界了。

此文章参与#红红火火过大年#活动

==============

【作者:沙漠玫瑰】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旅行分享师、跨界自媒体人。已只身旅行过五大洲40余个国家,200余座城市。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