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历史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2019-12-02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4月2日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Hannover Messe)上,宝马集团与微软联合推出基于微软Azure云服务的开放式制造平台(Open Manufacturing Platform,OMP),旨在促进制造业实现更快更具成本优势的创新。

制造业中复杂的专有系统会产生数据孤岛并降低生产率,阻碍生产效率和盈利水平提高。开放式制造平台意图通过创建开放的技术框架和跨界社区来打破这些障碍,从而大大加快未来工业物联网的发展。

作为全球最重要工业展览之一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呈现出德国工业企业与IT企业深入合作的趋势,进一步凸显了云端服务及物联网在未来工业4.0中的核心位置。

国际上云服务领头羊亚马逊拥有31.5%的市场占有率,第二位的微软有6.5%的市场份额,而谷歌只有3.8%的市占率。投资银行Jefferies分析师布伦特·蒂尔(Brent Thill)估计,亚马逊公司旗下云计算服务平台“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以下简称“AWS”)营业收入到2022年将达710亿美元,而估值则高达约3500亿美元。而据格里芬证券预计,Azure2019年收入将达到160亿美元,占微软总销售额的12.6%。

大众脚踩两朵云

而赶在宝马宣布与微软合作的一周之前3月27日,德国汽车行业变革创新的最热“网红”,大众集团CEO迪斯(Herbert Diess)就率先宣布,大众将与AWS合作共同研发大众工业云,并将大众工业云创新中心设在柏林。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迪斯与亚马逊创始人、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3月底的闭门会议后发了一张自拍,称“期待共同塑造未来”。

未来大众工业云将整合大众集团122个生产基地内所有机器、工厂和系统的数据,包括奥迪和保时捷等子品牌工厂。长远来看大众集团甚至可以把分布于全球3万多个不同的地点的1500多家供应商和伙伴公司与大众工厂数据进行连接和整合。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迪斯一直在推动大众提高效率和创新并表示“大众必须在2025年前将其在中国以外地区的生产效率提高30%”。而在3月12日大众年会上,大众汽车宣布推出盈利改善计划将从2023年起每年节省59亿欧元,从而把高达190亿欧元的资金更好地投入到电动化、数字化、自动驾驶和移动出行服务等未来业务方面。

而工业云是提高效率降低生产运营成本的重要解决方案。AWS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Andy Jass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大众工业云将重塑其制造和物流流程。”

大众选的另一朵云是微软的Azure。2018年底大众就与微软达成战略合作打造“汽车云”,并将在大众汽车上安装微软操作系统。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大众首席设计师毕肖夫(Ulrich Bischoff)很长时间以来就认为将来的汽车将会是“轮子上的平板电脑”。而大众集团总裁迪斯也表示,汽车是“迄今为止最复杂的互联网设备”。在不远的将来,大众也会成为一家软件驱动的公司,软件的重要性会越来越突出,将来软件和硬件的比例大概是50:50。

大众车联网业务负责人海科(Heiko Hüttel)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考虑到亚马逊在汽车行业的布局,大众决定选择微软Azure作为其“汽车云”项目合作伙伴。

在谈及选择微软作为合作伙伴时海科强调,大众必须选择不会在汽车业务方面造成干扰的合作伙伴,才能较放心地向这些合作伙伴开放大量核心数据。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采取了与其他云服务提供商不同的策略,“我们不会转过身去和我们的客户竞争。”

宝马选择了微软,也没有忘记亚马逊

宝马集团分布在全球三十个工厂总是忙得热火朝天。然而在德国巴伐利亚,中国及美国南卡罗琳娜州工厂的工程师们能用英语进行沟通时,宝马的工厂设备和机器们还在寻找共同的语言。装配线上的机器人、喷装设备、叉车以及物流中心之间,还缺乏相互之间交流的共同标准。

宝马在汉诺威上强调,“原有的企业自有IT系统复杂性以及分割的数据孤岛,越来越限制了生产盈利以及生产效率水平的提高。”但这种状况将发生转变。

本周二(4月2日)宝马和微软宣布与零部件供应商们一起创建一个“开放的制造平台”,为宝马工厂中所有设备及流程打造一个统一的标准。负责微软云服务的副总裁古特瑞(Scott Guthrie)表示,“微软公司将于宝马集团一起致力于用数字化生产来提高整个行业的效率。”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截至目前宝马已经把3000个设备、机器人以及运输工具连接在自有的平台上,而未来会有更多的设备与平台进行连接。为了加快这个进程宝马准备把自有的集团平台向零部件及设备供应商开放。宝马集团负责生产制造的董事齐普策(Oliver Zipse)说,“宝马希望其他平台也能使用我们的解决方案以共同来提高协作潜力。”如果有越多的汽车行业及其他行业的企业使用共同平台,就能越快地制定一个共同的标准。

由于宝马所有的重要生产基地都在为生产电动汽车进行调整,进一步提升生产线的现代化水平至关重要。在宝马主营业务盈利率下降的背景下,集团希望到2022年前能节约120亿欧元成本。与此同时工厂的劳动生产率要每年提高5%而不是原计划的3%。

这样的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需要工厂之间完全连通,以及生产与物流环节之间实现实时数据交流。为实现工厂间数据的快速交换,宝马已经申请了一个5G的本地频率。

而微软也不是宝马的唯一云合作伙伴。在车载互联网方面,宝马一直都在计划将亚马逊Alexa语音助手、微软Cortana和谷歌助理等集成到车辆上。

来自硅谷的互联网巨头们可以发挥自身优势把语音信息上传到云端服务器上,并通过强大的计算机运算能力进行分析处理。有了强大的运算能力支撑,互联网巨头的语音助手产品,可以对自然语音进行处理,而不再需要通过关键字或一些既定的具体格式来处理。

通过Alexa语音助手,宝马客户的询问内容会首先发送至宝马服务器,然后再转至亚马逊,宝马希望以此继续控制数据以保护用户隐私,即使这也意味着从亚马逊获得响应时间上会有一些延迟。

戴姆勒的两手准备

德国工业4.0上空飘来了美国的云


2月20日宣布,戴姆勒宣布已成功将其内部大数据平台迁移到微软的Azure云上。与此同时戴姆勒自有的本地数据中心还不会马上消失。

戴姆勒大数据负责人圭多·维特(Guido Vetter)透露,在意识到数据正在改变整个业务后,戴姆勒大约五年前开始对大数据领域进行了成规模的投资和布局。

到2016年戴姆勒自有数据中心的规模已经扩展到一定程度,需要更正式的架构以使公司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处理其数据。而在当时“数据湖”(data lakes)是流行语。

但维特意识到迟早戴姆勒的“数据湖”会达到容量极限,“灵活性和可扩展性是人工智能和高级分析所必须的,而我们的整个运营都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2017年维特的团队启动了eXtollo项目,将公司所有围绕高级分析、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相关活动纳入到Azure云。而在欧洲、美国和亚洲开启微软数据中心解决方案后该团队关闭了最后一批本地服务器,本地数据中心与Azure云之间的实际转换大约花费了9个月时间。

“我们需要用自己的方法保护微软数据中心的数据,确保只有我们才能访问原始数据并处理数据。”维特解释说。公司决定使用Azure Key Vault来管理并轮换其加密密钥。事实上只有确定知道公司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数据,戴姆勒才会让该项目继续推进。

而戴姆勒目前尚未将其工厂的任何物联网数据引入云端,核心数据都在公司的本地数据中心进行管理。(详情内容请参见《汽车商业评论》2月24日文章,《为什么戴姆勒将其大数据平台迁移到云端》)

云的挑战与机会

很长时间以来在德国对云计算有很多质疑的声音,很多企业不愿意把自己的数据上传到服务提供商的计算中心,而现在的趋势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关于控制权的问题对德国中小零部件企业是个大的挑战,但对大众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来说,咨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德国市场负责人黎曼斯派格(Frank Riemensperger)认为对控制权之争不必多虑。“接下来的五到十年我们就能看见在合作中谁掌握主导权。”

市场研究及咨询盖特纳公司研究员布斯特(René Buest)表示,这样的合作对于汽车行业以及IT企业是双赢的局面,“亚马逊及微软带来他们数字化方面的能力,而宝马与大众对工业制造有丰富的经验。”布斯特同时也指出,这样的合作对传统工业企业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制造企业必须能理解新技术才能和IT企业平起平坐,否则亚马逊和微软在合作中将居统治地位。”

宝马与微软合作是工业4.0方面制造业与数字经济紧密合作的又一例子。人工智能、5G、云计算以及机器人已经给整个制造业带来了巨大挑战。

无论是大众集团、戴姆勒还是西门子,几乎所有“老经济时代”的大公司们都与微软、亚马逊、谷歌或阿里巴巴达成伙伴合作协议。合作而不是竞争成为共识,以共同面对数字化时代的机会和挑战。

而合作重心是云端服务。云服务提供商为制造业的公司提供储存空间、计算能力以及其他需要的软件,从而打通了不同的系统和环节。在宝马的例子中,云服务平台打通了零部件供应与生产以及单个生产线与物流之间的环节。

盖特纳研究员布斯特表示,“云平台将能帮助汽车制造商实现最大的连接。”数据充分及时连接让有效的诊断和分析成为可能,通过感应器收集数据,工厂负责人将能够及时发现生产线上某个设备或环节可能要出现问题。这些关键数据必须统一收集和评估,而云平台是最好的方式。

盖特纳预计对云服务的需求今年将增长17.5%达到约2143亿美元的市场规模,而基于制造业的需求将增长27.5%至389亿美元。

康斯坦汀(Constantin Gonzalez)是亚马逊网络服务(AWS)的首席架构师,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帮助戴姆勒集团及西门子完成新服务的导入。“在云服务方面客户需求有一个了解和成熟的过程。”

在今年的汉诺威展览上AWS展示了其在数字化产品设计、生产监控以及客户服务方面的运用。但这些并不是亚马逊自己就能完成的,需要如徳勤(Deloitte )IT服务供应商,以及工业企业如西门子共同来完成。“在工厂里有太多的设备和流程,我们需要合作伙伴来共同完成任务。”康斯坦汀说。

当德国客户完成了测试及分析阶段,他们对继续使用云服务的意愿十分坚定,大众、宝马及其他很多德国企业就是这样的坚定支持者。

除汽车制造商外越来越多的包括ABB在内的设备制造商,也随着联网程度的不断深入让IT企业获得越来越多的生产数据。机器人及智能设备制造商ABB从2016年开始就和微软合作,为客户提供包括设备预防性维护等数字化服务。

ABB董事长史毕福(Ulrich Spiesshofer)表示构建数字化基础设施可以更好的为客户创造价值。“IT企业拥有数字化能力,我们有工业制造领域的知识和经验,没有哪一方面可以很快的拥有另一方面的核心能力来单独完成工业领域的数字化。”

可以明确的是在数字化方面德国企业也已抛开顾虑全面发力。工业互联网给了互联网企业和工业企业一个未来巨大的机会,合作中竞争将成为常态,而数据的安全性和控制权将成为双方争夺的核心。

双方博弈才刚刚开始,未来是工业互联网,还是互联网工业尚未可知。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