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历史

艺术是对世界的创造性观照——谈“中国艺术新视界2018”巡展

2019-10-02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点击标题下「国家艺术基金」可快速关注


艺术不是对感性材料的机械复制,而是对现实世界的创造性观照。通过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滚动资助作品的主题可见,青年艺术创作者在描摹风物人情、记述历史事件、呈现时代精神时,通过技术的部署、经验的汇聚、未知的探寻实现情感的沟通,以经验的形式化让现实非现实化。“中国艺术新视界”——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美术、书法、摄影、工艺美术)滚动资助作品巡展成果丰硕,这些作品的完成度、表现力体现了国家艺术基金在繁荣艺术创作、培养艺术人才、打造和推广精品力作、推进艺术事业健康发展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通过对世界的揭示肩负起自身的使命


艺术表现和社会语境之间的张力是艺术存在的前提。如果艺术不能给人以启迪,那就背离了创作的初衷。青年艺术工作者在对日常生活的审视中,将转瞬即逝的体验转化为存在的定格,通过艺术的语言拨开纷繁的世相,抵达思想的底层。

毛珠明 《中国梦——飞天》 2016


在社会话语的光谱中,艺术话语只是其中一个维度,艺术创作不是艺术家局于一隅的自言自语,而是通过对世界的揭示肩负起自身的使命,通过富有意味的形式感使受众得到艺术的熏陶。毛珠明的当代工笔画《中国梦——飞天》呈现了当下的航天技术;惠波的《瑶山情》、杨洋的《新西藏》、陈功军的《维吾尔族巴扎》等绘画作品展现了民族风情;李馨、赵鹏升、尹永宏等的摄影作品展现了从茶马古道到塔什库尔干,从乌蒙山到高黎贡山的自然风光、人文风采;苗磊、沈磊、李玉兰、李付彪等人的工艺美术作品在器型设计的古韵中融合了时代特色……


李馨(笔名:李馨曌)《穿越无人所知的塔什库尔干》 2016


实现艺术创作资源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需要青年艺术工作者在人类艺术发展的长河中对自己审视、定位。艺术创作多不是进行全新的创造,而是立足当下重新提问、重新审视传统、定位自我。艺术素材取自现实中的事物或现象,通过艺术创作有意识地对其进行夸张、变形、聚合、缩放等,赋予其表现力和艺术魅力。自然之物经过艺术手段的变形成为被感知的存在,在艺术的意指系统中,这种精神洞见表现为审视现实的视角、对待人与物的态度。


艺术审美意识的突出特点体现在:在有限的在场的东西中显现出无限的不在场,在审美中形成认知的张力。艺术创作建构的是从现实到理想的图景、从日常到诗意的展望。艺术的审美意识体现了直面生存困境、超越自我的不懈追求。艺术家在摹写、虚拟自然的同时,在艺术的世界开启对人类世界的感知,拉伸、突破生活的边界,实现对存在的扩充。


在视域融合中找到自己的艺术道路


立象难以尽意。艺术在某种意义上是在具有确定性的象征图式和不确定的个人风格之间寻找意义的栖身之地。从艺术主体到艺术作品都通过艺术创作者的风格特色在历史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从而接续传统,携时代前行。艺术工作者的创作编码、继承创造,正是在视域融合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的过程。李金鹏的《乡野》、姚莉芳的《丝路之情——朝圣东方》等绘画作品正是在向古人致敬的同时融入了自身的特色。


李金鹏 《乡野》 2016


艺术作品不会因年代的远去而泯灭价值,而是提供了人类存在的印记,是绵延的生活的见证者。值得一提的是,艺术与社会的发展进程并不同步,这种错位更体现了艺术的自为性。艺术工作者是用审美语言的批判功能和创造功能对抗浮躁,使得艺术具有双重功能:既是对抗现实的隔离带,也是浸润现实的黏合剂。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艺术创作虽然折射出了艺术家的精神状态,但是艺术家在某时某地的选择性认知并不带有终极意味,而是应该从艺术史的实证出发,达到对现象更为深入的把握,走向一种更开阔的人文视野。


艺术开启世界又把世界引回大地


人类不断探究自身的存在状况,艺术则是填补现实鸿沟、折射远方未来的有效手段。现实的局限展示了艺术家的境况,并暗含着超越这种境况的努力,而这种努力所带来的可能使生命和艺术充满生机。


青年艺术人才是艺术的未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草原画派、东北表现性油画、图书插画、山西壁画重彩等人才培养项目,让我们对艺术的未来充满期待。我们希望艺术家的匠心意旨能够给受众带来强烈的震撼,在人们心中唤起和激发起表现力、创造力的继雅开新。艺术作品的世界不是囿闭的,而是敞开的。艺术是对世界的创造性观照,开启世界又把世界引回大地。


在时代进程中匡正固有的判断


艺术史在历史发展进程中不断地给自身注入时代元素,通过新元素的融入来匡正固有的判断。当西部山川来到杜道伟的笔下,丝绸之路沿线山水呈现出独特的个人视角。


杜道伟 《丝绸之路沿线山水画作》 2016


艺术作品留存于世,一方面与质料等偶然性有关,另一方面则在于艺术家思考的结晶所透发的思想魅力。艺术史的意义并不只是在于呈示、展现和描述,还在于诱使人们想象、寻思和叩问。当艺术史的叙述自觉或不自觉地趋同时,就需要审视、批判其机制和逻辑,对被边缘化甚至贬低的作品进行评估,这也正是价值遴选的结果。这种否定和批判、把握和远瞻的悖谬为人们提供一种参考,帮助艺术行业的从业者校正前行的准星,向着远方的高峰前行。在这方面青年艺术工作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乐见国家艺术基金在这方面持续发挥导向、平台作用。

 

(作者系中国文化报记者党云峰)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