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广告

没有厨房的生活-4:酒店城市,家政化城市,另一种乌托邦

2019-11-03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酒店城市,城市的家政化

Ciudad Hotel. La domesticación de la esfera urbana.


作者

安娜•普伊加纳 (Anna Puigjaner) 


译者

黄栎元

王明皓



译者前言:


本篇是“没有厨房的生活”系列的第四篇。我们之前说到安娜•普伊加纳(Anna Puigjaner) 提出通过共享或外包烹饪/厨房设施,赋予建筑新的力量以减轻我们家庭生活负担的议题。在这一期中,我们将继续这一与厨房相关的话题,讨论在曼哈顿的这些酒店式公寓之中还没有触及的政治体制以及意识形态的问题。我们将通过在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初在美国的乌托邦思潮来了解家政城市的兴起,在新的技术和新的运输方式的发展中爆发出的,与家政城市相关的乌托邦狂想。


还没有读过前三篇的朋友还请先戳这个链接:

没有厨房的生活:你的房子并非一定要永恒

没有厨房的生活-2:服务性比面积更重要

没有厨房的生活-3:在厨房消失之际,我们将生活在菜单之中



首先让我们往回看。在十九世纪下半叶,美国出现了几个伟大的城市设想,他们希望将酒店式公寓的模式推广在整个城市范围,以这种新型的居住模式组织起整个城市的运作。这些项目中,允许一些常常与居住建筑挂钩的服务功能被剥离出来,转而出现在城市中,这是将整个城市空间生活化和家政化的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厨房的消失成为了建设城市集体性的关键。


这种依赖于家政的城市模式,指向一种以“未完成的住宅为切入点的城市设计,并迫使整个城市将不同类型的家政服务作为其运作与交互的基础。在这些前提下,洗衣店,厨房,和一些其他的服务性空间位于城市中的位置变得十分重要,这些服务性空间之间的关系,服务性功能与居住之间的关系,则直接定义了城市的形态以及城市空间的扩张。


↑无厨房的城市,搜索纽约的无厨房公寓,安娜•普伊加纳 Anna Puigjaner, Kitchenless City, selection of New York kitchenless apartment facades, 1871-1929. Courtesy of the author.


而与此同时,在纽约的这些公寓住宅中,家政服务为建筑带来的集体性主要是以经济利益做为起点,并由私人开发商倡议和推动,通常这些推动者中并没有主观的意识形态立场(社会主义或是资本主义)。而最早的一些包含公共家政服务的城市建筑非常明显的受到了社会主义乌托邦的影响,试图通过对家的和城市的结构性重组来实现一种社会变革。在十九世纪上半叶的美国,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和查尔斯·傅立叶(Charles Fourier的学说广为传播,并真实的产生了一些生产性的社区和城市模式的提案:消除住宅中的厨房,将家政工作发展为一种集体性的合作系统。


Topolobampo


在这个时期出现的这几个城市设想,试图回答着在那个时代,家政服务这一普遍关注的问题,并考虑将家庭服务集体化。其中,阿尔伯特·金西·欧文(Albert Kimsey Owen)的项目是最雄心勃勃的一个。于1884年,欧文(Owen)创立了一个名为Topolobampo的城市。受到玛丽·史蒂文斯·豪兰(Marie Stevens Howland)影响,豪兰(Howland)是美国主要的傅立叶主义的传播者之一,欧文(Owen),将familisterio的运作发展为整个城市的组织系统。 



↑La experiencia de la colonia socialista de Topolobampo, Sinaloa


Topolobampo是一个根据傅立叶主义的原则而创建的城市,并且将在城市中建造酒店式公寓和合作式的公共建筑。欧文(Owen)曾经是一个工程师,他所处的公司负责建造一个宏大的铁路网,这个铁路网将经过墨西哥连接美国和大西洋沿岸,他们期待着这个新的铁路网将缩短从美国到太平洋的线路,并且也会获得大量的和墨西哥的贸易。然而在1872年,这个项目搁浅了,当时的欧文仅有25岁,他却决定继续这个项目,并独自一人推动着铁路的建设。在很多年对建设资金的寻找和拼凑之后,终于在1884年,欧文开始了铁路的建设,与此同时还抛出了一个宏伟的计划:他要在墨西哥Topolobampo海湾建造一个新的港口城市:“太平洋城(Pacific City)”,并且这个城市必须代表他所处的时代!这个城市提供了一个梦想中的生活状态,然而和其他类似的乌托邦项目不同的是,欧文是一个完全的现实主义者和实用主义者,因而他设计的这个未来的城市,是建立在对各种的人口统计,城市密度,土地价值以及日常生活费用的统计数据之上的


↑“太平洋城计划(Planol de Pacific City, Topolobampo. (Hayden, D. The grand domestic revolutio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y Londres: MIT Press, 1981, p. 107).


这个新城的太平洋城(Pacific City是建立在一个77平方千米的土地上,以正交网格的方式铺设了整个城市的机理,并在策略上区分了三种类型的建筑物,而所有的这些建筑物都含有共享的家政服务,它们是:居民酒店(residents hotels),排屋(casas en hilera)和独立式房屋(casas aisladas)。


↑Planol de Pacific City, Topolobampo.


居民酒店(residents hotels)与排屋(casas en hilera)之间并不相互区分,而是共同形成一个闭合的整体,它们围合着一种中心花园 ,在其中两边布置集体性家政服务和集体性空间,比如图书馆,沙龙,餐厅,厨房和洗衣房。基于我们所观察到的巨大的相似性,我们可以猜测,欧文(Owen)或豪兰(Howland)可能知道现有的公寓酒店或者 H. Hudson Holly的项目。

↑居民酒店(residents hotels)和排屋(casas en hilera),Planol de Pacific City, Topolobampo.


在那些居民酒店(residents hotels和排屋casas en hilera)中集体性的服务空间是处于一个连续性的整体内部的。而与这些这两者不同的是,在独立式房屋(casas aisladas中,服务性空间却固化成了建筑,以服务性建筑的状态独立出去,在这一区域中,一个组团四个独立式房屋组成而独立的服务性建筑则位于每个组团的中间区域。这些服务性建筑需要保持其自身的形式的独立性,并且他与其它部分之间的关联性也是非常重要。


↑独立式房屋(casas aisladas)部分,Planol de Pacific City, Topolobampo.


在Topolobampo的太平洋城(Pacific City充分酝酿之后的几年,在美国,有一本小说出版了,有趣的是,在小说中描述着一个以类似的方式组织起来的城市。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回溯过去Looking backward),是爱德华贝拉米(Edward Bellamy的著作。小说的出版有相当大的社会影响力,可以说它引起了巨大的变革,这股变革促使了美国乌托邦思想的正式形成。如果说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前,乌托邦主要以实验性公社的形式实现的话,那么在19世纪的最后几十年中,小说和其他的文本类型则成为了美国乌托邦思想的主要表达方式。相对于小的乌托邦公社的建立,文学和传播媒介带来的技术性再生,促进了这些思想得到更大范围的的传播,从而让它在整个社会的范围内被点燃。


《回溯过去》(Looking backward),Edward Bellamy


它开启了一个时代,而这个时代是从对未来城市和建筑的想象开始的,尤其是这种想象是与城市的家政化息息相关的,通过家政的集体化实现的,而这种幻想开始与书写媒介发生着密切的联系。

气动管运输,transporte neumático


在那段个时期出现的许多文字中,我们看到了一种由各种小工具的出现带来的巨大社会变革,而这些小工具的出现正是以改善日常生活为目的的。19世纪下半叶新发明的泛滥,使我们开始幻想一种未来,在未来的世界中,社会将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运作着。在这些新的发明中,尤其是与交通方式相关的发明最有耀眼,气动运输系统和电力系统促使我们想象出一种不同的城市,在其中,街道和建筑是以货物的运输流线来组织的。


气动管运输,transporte neumático


气动管运输系统在1867年的美国研究所展览会上第一次亮相。在这次博览会中,建造了一个可以运送乘客的气动火车,虽然气动管对人的运输最终并没有结果,但气动管的邮件运输却在美国的几个城市中取得了巨大成功。由于在芝加哥时报社(Chicago Times)中安装了气动管道,在1879年报社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预言说几年之后,这个系统就将被安装在每个家中,就像电话一般,这将会是一个再常见不过的设备了。


这种交通运输的便捷性改变了我们认知城市的态度,城市作为家的延伸,可以以不同的方式组织起来。我们可以假设,如果所有的对象:从商品到烹饪好的熟物,都可以轻易的被运送,那么我们便可以将所有的服务性设施都扩展到城市中,通过便捷的运输来将其与居住单元组织在一起。那么我们前面所讨论的,在南北战争之后设想的在城市中将家政服务集中化则是完全可行的。


↑“大都会(Metropolis)”Plates V and I, "Metropolis," King Champ Gillette,From King Camp Gillette, via Cornell University Library, used w/o permission.


在这一时代对家政城市疯狂的想象中,与这一主题相关的乌托邦小说大量出现,其中,金·坎普·吉列(King Camp Gilette)(吉列就是吉列剃须刀的发明者所写的《人类的漂流》(Human Drift)就是一个代表。这一小说中描述了一个极其未来的城市,这个被叫做大都会(Metropolis)超大型城市中居住着六千万人口的美国居民,城市中的所有产业都应由一家公有企业接管大都会(Metropolis)”位于尼亚加拉大瀑布(Niágara附近,整座城市由尼亚加拉瀑布供能,所有的建筑都从地表之上拔起,而与此同时,在地表之下有一个无限延伸的空间与地表世界连接,为其提供水电供给,货物运输和民用交通运输。


这个虚拟的城市由六角形的街区组织而成,从而形成一个巨大的织网,这一织网的三分之二部分,都是由居住性摩天大楼和集体性的家政服务构成。在技术的支持下,交通运输和城市供给都消失在了地下,与此同时,联系与通信的速度变得非常之快,“距离(distancia)”这一概念也变得相对化,传统城市的形式和尺度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或者换句话说,正如吉列(Gillette)自己所说到的:


科学湮灭了空间(La ciencia aniquila el espacio


↑“大都会(Metropolis)”Plates VI and IV, "Metropolis," King Champ Gillette


另外,城市也可以通过和自然的杂糅来自我扩张,正如Howard P. Segal在他的书《Technological Utopianism in American Culture》中是这样为“超大都会(megalópolis)”命名的:巨大的城市尺度和城市密度之下,有着协调地上城市和覆盖在辽阔的领域中的“地下城市(城市供给与运输的能力。但与发生在蒸汽机身上,或是与其他类似的机器发明不同的是,这一支撑起城市的新技术是:“清洁(limpia)”,它与我们迄今为止所有关于技术的想象都不同,现代化的机器和技术的进步,使得他们可以通过交通和运输,进入到任何的空间中,甚至是最整洁的空间,它可以消除在那个时代所有的屏障和限制,如此,我们便可以生活在最整洁和舒适的空间中,不必再为家政问题而烦恼。这方面最明显的例子之一,也是关于交通工具的进步与城市发展之间日益增长的关联性的例子,在“超大都会(megalópolis”提出多年之后,在1910年,由埃德加·查布拉斯(Edgar Chambless)和西班牙线性城市的计划者们共同描绘了“早期机械中心主义公路城镇(Roadtown)”的设想。查布拉斯出版了一本172页的书来详细描述了这一线性城市的运作,这是一个拥有集体家政服务的无限线性城市,在这其中,住宅和交通共同构成了同一个建筑实体,而作为文明中心的城市即是“出发地也是到达地


早期机械中心主义公路城镇(Roadtown), Edgar Chambless.


尽管该提案很有意义,但查布拉斯从未考虑过它的建设。正如夏洛特·吉尔曼(Charlotte P. Gilman)在对该书的评论中所说到的那样,尽管“早期机械中心主义公路城镇”(Roadtown)”通过创造一种新机制,来解决城市和住宅中遇到的社会问题和技术问题,它依然是依赖于新发明的一种“漫画层面的信仰,而他似乎忘记了技术和社会并不是一回事。而这个批判直搓要害,这种批判实际上可以扩展到所有具有集体家政服务的城市规划提案中。



参考文献:

·《Kitchenless City》,Anna Puigjaner.

·《Las viviendas sin cocina ya están entre nosotros》, El Pais, Fernando Caballero Baruque.

·《Living Complex From Zombie City to the New Communal》,Niklas Maak.

·Stern, Robert A.M.; Mellins, Thomas; Fishman, David, New York 1880. 

·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in the Gilded Age, The Monacelli Press, New York, 1999, p.515

·World, january 15 1867; “Wanted good servants” New York Times, october 4 1863

·《Technological Utopianism in American Culture》,Howard P. Segal

 ·海顿,多洛雷斯。《国内大革命:美国家园,社区和城市的女权主义设计史》。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马萨诸塞州剑桥和英国伦敦。 1981年第96页

·《Owen,AlbertK.在工作中的整体合作(co-operation)》。John Lowell Co.,纽约,1890年,p。11

· 海顿,多洛雷斯。《国内大革命:美国家园,社区和城市的女权主义设计史》。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马萨诸塞州剑桥和英国伦敦。 1981 p.106




备注:

“The statement that housekeeping has become, for most people, intolerable expensive and difficult is one which almost universal experience and observation will confirm. House-rent is high; houses are inconvenient in arrangement and construction; food, as generally cooked, is costly and not remarkably healthful or attractive; servants are not readily procured, cannot be retained long, and are wasteful; unskillful, and negligent to a very annoying extent. Of course, this is not a statement without exceptions, which we are only too happy to recognize. But the exceptions are few and far between。


刊登于1873年2月12日的《纽约时报》

“Housekeeping”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12 1873


给大家推荐一个超棒的公众号

西行小记 | 关注于南欧建筑学的建筑理论团体

长按下方二维码并识别,即可添加关注


投稿&合作邮箱:826282238@qq.com

注:本文由西行小记整理发布,欢迎个人转发朋友圈,其它平台转载请回复“转载”获授权。



扩展阅读:


范式

“基础式”建筑类型

“庭院式”的建筑类型

“组构式”的建筑类型(1)

“毯式建筑”——柏林自由大学-1:以建筑的名义向墙的那边发出警告

“毯式建筑”——柏林自由大学-2:由一份文件开始的研究

“毯式建筑”——柏林自由大学-3:地域及建筑占地


建筑师

意大利建筑师 Paolo Portoghesi 的几个房子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