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广告

小说《战返》(6)

2019-09-06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贞子,我都快逼疯了。你不知道,我妈妈就是不认我,不让我进家门。我不知道我妈妈怎么了,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得了;或者是妈妈认定我战死沙场,被气疯了;也或者她真有轻生的念头,想把自己活活饿死。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也快被逼疯——这场该死的战争!我虽然没有战死沙场,却要被气疯、气死!

贞子,我都心灰意冷了。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妈妈和你奶奶,我真想钻进来陪着你——要不,你出来陪我。我可以整天陪着你,就在这老槐树下,乘着月光飞翔;或者一起去小河里洗脚,捉鱼虾;或者去山林里静静地躺着,聆听阳光的脚步声。现在,我们可以结婚了。你最喜欢山菊花,我一定给你摘好多,把老槐树下铺得满满的——是啊,你说得对,现在是冬天,没有山菊花。不过,你放心,我去城里买,一定给你买来!虽然没有多少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幸福就好。结了婚,我们可以要孩子,生十个八个——你不用担心,别人说我是傻子,那是骂人的话;妈妈说我是傻子,只是不想让我去参军。现在,我不但能准确区分左右,而且不再胆小。我一定能照顾好每一个孩子,陪他们做游戏,带他们学习。我忙不过来,还有妈妈和奶奶帮忙,你就放一万个心好了——是的,生孩子很痛,不过,你放心,我会陪在你身边。如果太痛了,你可以咬我的手。有孩子,一个家庭才完整,生活才幸福。这场该死的战争,死了那么多人。如果没有孩子,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贞子,你别笑我一本正经,忧国忧民。真的,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战火烧焦了每一寸土地,烧毁了每一个春天。到处是哭声,四处是骸骨。这场该死的战争,是我们发起来的,我们是罪魁祸首,罪不容诛。你不知道,中国百姓怎么称呼我们——鬼子,小鬼子!鬼在中国,是恐怖、邪恶的象征。如果你现在能看见我,也可能被我的样子吓着。我的右手被炸飞了,也变成一个残废人了;我的脸被弹片划伤,面目狰狞;我的声音,用妈妈的话来说,很血腥,很粗暴。我闻着自己的手指,还能闻出浓浓的血腥味。我怎么洗也洗不干净。我真有点相信,自己沦落为魔鬼,让人害怕。

这场该死的战争,不但让我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你,失去了许多亲人朋友,而且还让我有家不能回,有爱不能聚。它逼疯了妈妈,也逼疯了我。我要吐它口水,要狠狠地诅咒它,让它永世不得翻身——贞子,你别这样惊异地看着我,我是被气疯了,疯了又怎么样?疯了好,可以肆无忌惮,可以随心所欲。

不说疯话了——看,把你吓着了!还是讲我死里逃生的故事给你听——你也不想听,行行行,什么都不讲了!我们躺着休息一下……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