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百货

小说:千千阕歌 | 作者:史大仙

2019-10-06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 —千千阕歌— —


作者:史大仙



一首歌,一个人,一个故事。有些与爱情无关,有些,与我无关。


那时候,我在当地第一家钢琴音乐厅里做主持。音乐厅的名字很有些诱惑的味道,清雅的环境,迷离的浅灯,吧台前的高脚椅,红酒,牛排,相对私秘的空间隐藏在一丛丛绿色植物的背后,加上舒缓轻慢的钢琴曲子,走进来,便有了几许暧昧的气息。


每天晚上,我都会安排些歌手或者舞者中场助兴,那些非富即贵的来宾,兴之所致,经常会现场点单并打点小费给出色的艺人。


那晚,一张点歌单被送到我的手上,8号台指名点唱哥哥的《千千阕歌》。


没记错的话,8号台的客人是一个女性,来的次数不多,每次就一个人,两个小时左右,一杯红酒加一份沙拉,演艺结束便起身。夜色里,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她也从不与任何人交流,但一袭黑色的连衣裙,高挑的身材,兼之摇曳生姿的背影,还是让我记住了这个堪称优雅的客人。


让我不解的,是她点的这个歌手是音乐厅里最年轻的小斌。小斌“歌唱得最好,眼神最忧郁,性格也最冷”,从不多话,更不喜与同事交往,如果不是我听说他父母双亡正为生计奔忙,一力担保,老板怕是早就把他开了。没有任何朋友也从没人点过歌的小斌,如何会被她点单?



小小的舞台中央,追灯,一如既往的长发,瘦瘦的单薄高个,牛仔裤,T恤,还有冷漠。熟悉的歌声响起,哥哥精致如他的面庞一样的深情开始弥漫在每一个角落。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我一直以为,再没有哪首歌能如它一样细腻地把别离之情抒发得如此消魂、凄婉,甚至,我还想过,有一天,如果我和爱情告别,就一定要在这样的旋律里挥手。


渐渐地,我沉浸了,小伙子的声音真心好听。



“来日纵是千千阕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高潮如期而至,站在后台的我突然发现,小斌已经背转过身,正在用手试泪。


他哭了?这个刚刚19的冷漠小子,曾经单身和数人群殴浑身是伤都没掉过一滴眼泪,现在,居然哭了。虽然那个动作很隐秘,可还是被我扑捉到。


还好,一切顺利,歌唱完了,台下的熟客送来了200小费。“哥,拿这钱给8号台买单吧”,小斌没接钱,看了我一眼,有些犹豫,还是开了口。“哥,我要走了”  “走?去哪?”  “广州,已经和老板辞工了,明天走。谢谢哥的照顾,我去8号台了,哥,等下一起来坐坐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小斌一转身走出了后台。


半小时后,演艺结束,我如约走进了8号包厢。

“你好,我是小斌的音乐老师,听他说了,你很照顾他,谢谢你”,简单而得体的寒暄,标准的国语,恰到好处的语气节奏,轻柔自然又毫不矫情做作的声线,让我不由得细细打量了对面这位女性几眼。


有些丰腴,如瀑长发很随意地披在肩上,没有化妆,连最简单的口红都没有抹,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睛,特别清澈,看上去,能让人宁静。小灯下,依旧看不出准确的年龄,只从那眼角一丝鱼尾纹能大概猜出,应该有三十四、五了。让我略显惊讶的是,她一只手捏着红酒杯,手指修长,酒杯边,一个不薄的红包特别醒目,而她的另一只手,正被小斌双手紧攥着放在桌上。


注意到我的眼神,老师轻浅一笑,却并未抽出手来。“小斌对音乐特别有天赋,去年高中毕业,家里实在没人管,他不愿意再深造,我怎么劝也没用”。


看老师停下话头,我接了一句,“小斌的歌确实唱得不错”。


“在这里,已经耽误他一年了”。


“我不离开……”,一旁的小斌抬头冒出一句显然没有说完的话。


“还想和人打架?你不走,我马上去部队”,老师的话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广州都联系好了,连学费和生活费都准备了,边唱边学,别让我失望”。


久处夜场,看惯了痴男怨女太多的故事,一句马上去部队,还有一直没松开的那双手,让我听懂了也看明白了其中太多的内容。略显尴尬之余,我正想告辞,老师又说了一句话,“一个是谢谢你的照顾,还有一个,我也想唱一次这首《千千阕歌》,行吗?”。


这不是问题,本来演艺之后就是卡拉OK时间。稍做安排,老师站在了追灯下。“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可惜即将在各一方,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后来,我离开了音乐厅,再后来,听说小斌成了广州乐坛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只是很奇怪,他似乎再也没回来过…….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