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平台集体上调佣金背后,只是单纯的“流量收割”吗?

2019-08-04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外卖平台集体上调佣金背后,只是单纯的“流量收割”吗?


当移动应用、移动支付融入人们的生活,互联网成了“人”的集中地。人在哪儿,商机在哪儿,这是一条千年不变的铁律。互联网自然也成了生意的聚集地。

近日,有消息称外卖平台服务费率集体上涨,上调的幅度从1%-3%不等,甚至有的平台佣金最高调至26%。外卖这门生意变得越来越难做了?

之于平台,佣金好比水之于鱼,当成本相应提升的时候,佣金也跟着提升才不至于陷入“恶性循环”。之于商家,佣金却是一条敏感的神经,商家敏感了,那么在用户端的问题必定会出现。平台、商家、用户三者之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系,如何去平衡?如何去推动三者的良性发展,这是一个问题。

先看涨价背后,这些闹心的平台商家。

商家:有的离场,有的抱怨

“没想到如今新店更难做。”某鸭汤鸡腿饭店的马先生向记者诉苦:“目前美团的店铺还没有成功审核上线,但在饿了么已经运营了一段时间,而饿了么现在的佣金已经从一年多以前的18%涨到了24%。”

2017年马先生与几个合伙人开了一家店铺,那一年11月开始在美团和饿了么两个平台做(运营),日单量最高的时候两个平台加起来能在400以上,每天净收入大概有1000元左右,虽然看着一个月几万块,但几个人合伙做生意平均下来就很少。为了赚钱,2018年末开始马先生自己开店,重新在平台上线运营。

“上一个店铺在饿了么上线初期,平台鼓励(店主)做独家,就是店铺只能在饿了么平台上线,当时给申请了佣金降低到14%,但因为我没有选择独家,所以一周之后佣金恢复到了18%,还是在能接受的范围。”马先生表示,“如今每单佣金上涨了这么多已经很难做了,而平台还要做超级会员、要做满减的活动。”

根据店主马先生的解释,饿了么平台的超级会员在各店铺点餐都能使用相应的店铺红包减免,每个店铺超级会员的红包额度差异,主要看店主自身的补贴力度,每一单店主必须补贴最少3元。

“假如一单30块,至少有10块钱是给了平台,本身餐饮的利润在35%-45%,减去人工水电、店铺租金,维持不亏就很勉强了,这样就是一个恶性循环。”马先生补充道,“平台的玩法套路、用户的实惠,实际上最后全是商户承担,跟着白玩。”

无独有偶,昆明的餐饮“老炮”刘先生也一样,对于提高抽成怨声不断。刘如今旗下有4家2000平米左右的正餐酒楼,以及试水了2家小而美的商场餐厅。

“如果是签独家,抽成是19%;如果两个平台一起上,那就抽佣23%。没办法,平台很强势。”刘先生如是说。

他的餐厅是2015年正式上线外卖的,那时赶上很多补贴活动,轻轻松松就可以运营很好。大概到2016、2017年,明显感觉到需要花心思“做运营”了。“补贴逐渐减少,平台要求做排名,感觉到处都是花钱的地方。”曾经享受过补贴时代的红利的刘先生补充道。

在刘先生眼里,外卖既是大势所趋,也不能因平台吃紧就放弃。虽然佣金几乎年年都涨,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要是盈利的,那就做下去。

然而,对于小型店铺的商家的选择就不一样了,于他们而言,更多的是找“退路”。

去年6月份的时候,陕西人小林和爱人在西安市的东南城角边开了一家肉夹馍店,店里还卖凉皮和热米皮。因为店面小,小林的店主要是做外卖的单子。凭借着好味道、干净卫生,刚开始的时候,小林的生意还不错,小两口靠这家店攒了一些钱。

但随着外卖平台的佣金从20%上涨到24%,小林觉得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一开始还能赚钱,现在就不行了,食材成本上涨不说,现在平台上又要做活动、又上涨了抽成,根本赚不到钱。”考虑了各种因素之后,小林夫妇决定回老家榆林,“小地方成本低,都是回头客,说不定比大城市里更好做生意。再熬下去,之前赚得钱都要贴进去。”在“适者生存”的规律下,小林试图去寻找适合自己生存和发展的土壤和空间。

佣金上涨:消费者的奶酪不能动

外卖抽成提高了,商家“叫苦”背后会不会变相“加害”于消费者,降低菜品的质量和分量?

“顾客是上帝啊,餐饮是要做回头客的,做不好回过头来还是影响自己的品牌、口碑。”吴先生在消费者这个问题上还是比较理性的。

平台佣金集体上调背后,商家们叫苦之后应对方式不一。

有的商家选择结合线上,加大提高线下运营。

根据调查发现,有的外卖商家,特别是对于比较大型的餐饮店,一般对线下堂食的依赖大于对线上外卖的依赖,外卖作为餐饮生意的一个可选项,佣金上涨对他们而言更多的是未来战略的一个考量,如何做好线上线下的运营搭配,如何提高餐饮的口碑和质量更为重要。

上海虹口区某餐饮单的吴先生就选择了这条路。目前在合同期内他店里的佣金并没有上调,但是,合同过后佣金从15%上调至18%-20%。“佣金是每年都涨的,从2015年的10%甚至更低到现在的20%,算是翻倍了。我现在就做两件事,一要开分店,二要拓展线下的大客户订单,比如单位的员工快餐订单。总之,不能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

有的商家自谋“出路”,减少对平台的依赖。

面对日益上涨的抽成,将可能尝试安排自己的骑手配送外卖。正如饿了么王磊所分析的,外卖平台最大的成本支出在于物流、配送,如果商家选择自行配送的话佣金将会少大半,一般保持在个位数,7、8个点左右。

90后小敏告诉笔者,她经常叫一家以汤为主的创意菜的外卖,口味好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这家店是自己配送,每次送到门口配送员都90度鞠躬,感觉到这家店对服务的重视,不仅如此,每次在点的餐中都会附赠各种酸奶、饮品,有时候要加餐或者多要写小菜,沟通起来也方便。

兰州一家米粉店的王先生面对佣金上调也有自己的应对策略。“店面在学校旁,我手机里有好几个500人的大学生点餐群,自己做也能赚不少。”

生活服务本身是以消费者为核心的,即使外卖佣金上调,按照常理没人感动消费者的奶酪,但是涨价背后是对商家进行“流量收割”的说法对不对呢?

互联网没有垄断

互联网的本质是流量没错,但是,对于外卖平台集体涨价的动因分析中,普遍认为“价格战/补贴战——平台垄断——流量收割”是平台的发展路径。

从电商、网约车、外卖到共享单车等各个赛道的竞争中都可以看到烧钱买市场的身影。烧钱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最终的流量收割。

“互联网企业最大的不同是模式的创新,并不是‘流量收割’那么简单。垄断的本质是阻碍创新,控制价格,流量的逻辑落点是规模致胜,两个不同的维度。”互联网资深分析师如是分析。

外卖平台价格上调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来的模式的成熟和阶段。正如相关分析所说:任何一个平台型经济体都不可能处于一个长期亏损的状态,运营和维护平台是需要高额的成本支出的,任何平台都不可能是免费运营的,这一点是平台型经济的一个客观规律。所以,只要平台型经济体进入了成熟阶段,几乎所有平台都会选择收取一部分比之前更高的费用从而维系本身平台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比如说,网约车出行平台滴滴、旅游服务平台携程都经历过从高补贴向低补贴乃至于收费转型的过程,这是平台型经济体的客观规律。

“我们不应该把目光放在佣金上涨这个点上,我们还应该思考佣金上涨之后,服务上去了没有,平台的价值和效率体现了没有,骑手的条件得到改善了没有,诸如此类的问题,之看到提价本身容易陷入思考的误区。”一位餐饮管理负责人告诉笔者。

外卖平台涨价,可以看到的是从价格战到拼技术、拼服务、拼效率的时代已经到来。同时也要看到,价格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平台上调佣金其实年年都在调,但是,如果不协调不好商家、用户之间的利益,求取到最大公约数,由此而带来的问题,只会增不会减。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