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2019-07-21来源: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

行舟:中国90后学院派欧美音乐乐评人 专注90后音乐听众行为的研究者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好妹妹/孟庭苇 - 说时依旧


既不是女生,也不是乐队。由秦昊、张小厚两个80后男孩组成的“好妹妹乐队”,大概是华语歌坛最“名不副实”的组合了。他们走搞怪贱萌路线,曲风却是清新脱俗的民谣,正因为这一样一种“反差萌”,两人圈粉无数。

2010年4月,秦昊与张小厚在无锡一起合作翻唱了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随后两人组成了“好妹妹二重唱”并报名参加湖南卫视选秀娱乐节目《快乐男声》杭州唱区的比赛;之后,好妹妹二重唱改名为好妹妹乐队,他们在成立乐队之后一直零散的写歌、录视频和做小演出。

于是,就有了我们今天的“好妹妹”。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被誉为乐坛清流的好妹妹乐队,一直坚持认真踏实、用心创作。在歌曲创作上,好妹妹也在尝试不同风格,从青春肆意的《你曾是少年》,到神经非主流的《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从走心接地气的《不说再见》,再到古典文艺的《红豆词》…

无论什么风格,好妹妹在词曲上都能拿捏到位、自成一派。乐队两位成员的声音也十分合拍,秦昊温暖怀旧的声音搭配声线低沉醇厚的小厚,有种莫名契合的清新感

好妹妹乐队的粉丝以年轻人为主,尤其是大学生。从曲风来看,好妹妹的歌曲以城市民谣为主,轻松自然,有亲和力和陪伴感。

2017年的好妹妹忙于新专辑以及全国巡演,10月份为以他们的歌曲《一个人的北京》为主题的电影进行音乐制作;到了2018年,他们斩获江苏V影响力峰会江苏年度最具影响力音乐人奖,并在台北举办演唱会。

如今的好妹妹乐队已经成功的打开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音乐市场,他们用自己简单真挚的音乐风格诉说着个人的小情怀,在他们的音乐中有着一种精致的美感。

行舟乐评:好妹妹乐队的魅力在于暖系的嗓音、温润又带有几分俏皮的生活经验表达和怀旧的情怀意绪。乐队以主唱秦昊的轻柔吟唱为核心,张小厚的小清新吉他、口琴等原生乐器的编曲为衬托。他们的歌曲大都简单和缓,朗朗上口,歌词也贴近大众,透着一股闷骚爷们儿蛋蛋的忧桑


好妹妹乐队音乐历程

好妹妹乐队,中国内地民谣乐队,由秦昊、张小厚组成。

2010年,好妹妹乐队正式成立。

2011年年底,两人辞职在家花了2000元专心捣弄出第一张专辑《春生》

2013年5月出的第二张专辑《南北》。12月,“你曾是少年——好妹妹乐队2013南来北往演唱会”拉开序幕。

2014年先后参加《音乐风云榜》、《我爱记歌词》、《天天向上》等节目。4月18日,好妹妹乐队获“2013年度蒙牛酸酸乳MusicRadio中国TOP排行榜年度最佳乐团”称号。9月,推出首张全翻唱专辑《说时依旧》。9月16日,推出单曲《松林的低语》。


松林的低语

好妹妹 - 说时依旧


2015年,好妹妹乐队跨刀创作青春校园电影《栀子花开》主题曲及推广曲;12月,发布第五张全新专辑《西窗》。

2016年3月,获得“第二届酷音乐亚洲盛典”年度最受欢迎乐队奖;4月,获得“第16届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年度最佳组合及乐队奖;5月,推出单曲《谎话情歌》、《五月的你》;9月,获得“亚洲新歌榜”年度最佳社交网络音乐人奖。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五月的你

好妹妹乐队 - 五月的你


2017年4月7日,推出乐队第五张音乐专辑《实名制》,收录了包括《我们去过许多地方》、《杨》等在内的11首歌曲 ;7月,获得亚洲金曲大赏年度最佳团体奖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好妹妹乐队 - 实名制


2018年1月,获得江苏V影响力峰会江苏年度最具影响力音乐人奖;3月,推出单曲《我愿意为你轻轻歌唱》;随后在台北Legacy表演空间举办“我愿意为你轻轻歌唱”演唱会;同年,举办“好妹妹2018自在如风”全国体育场巡回演唱会。


相思赋予谁

好妹妹 - 乐人·Live:好妹妹“我愿意为你轻轻歌唱”台北演唱会(live)


行舟乐评:温柔是一张很好的牌。在现实生活的沉重繁冗中,忽而听见这样暖心的男声,不觉回到了青春时代。好妹妹的成名,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的柔软风格随了民谣审美的大流。当你想要静一静,想要被温柔以待的时候,就会想起他们的歌——毕竟我们很多时候都想松口气,并不想在复杂或深刻的音乐中变得更累更丧气。



国民“妹妹”养成记

从2010年成立至今,好妹妹用“玩乐”和特有的“自我营销”方式逐步走红,从豆瓣小红人渐渐变成在工体上招人喜欢的国民“妹妹”。

秦昊和张小厚两人都不是音乐科班出身的。

秦昊是艺术生,学的是卡通漫画外型专业,张小厚是工科生,学的是建筑环境

两人在组成“好妹妹”之前,从事的职业都与音乐没有一点关系,要说二人和音乐的渊源,这事得从秦昊2007年参与“快男”那段阅历说起。

2007年还在读大学的秦昊参与《快乐男声》选秀竞赛,不过止步于济南唱区50强,前方传来小道音讯:当时秦昊还与安全被分到一组,但是后来两人都双双被淘汰。

后来秦昊或许想“东山再起”,于是在2010年与同伴张小厚一同组成“好妹妹二重唱”,再次参与《快乐男声》,在杭州唱区唱起了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红布绿花朵》,然而惨挂在海选路上。

既然成不了“快男”,那就改行做“文青男”。

他们将“好妹妹二重唱”改为“好妹妹乐队”,开始“攻占”文青汇集地——豆瓣,上传了早期作品的DEMO,翻唱歌曲,凭仗本身温婉清爽的范儿,开端取得第一波原始粉丝。

2012年,他们决定辞职成为专职音乐人,用在淘宝上赚到的2000元专心在家录制本人的第一张专辑《春生》,并在京东出售了8000张。

在电商上尝到甜头让他们对组合潜在市场充满信心!

自2012年《春生》面世以来,好妹妹乐队开端在一些酒吧、音乐厅、咖啡厅展开一系列的巡演。

同时,他们先后登上优酷网年度音乐真人秀节目《我是传奇》、浙江卫视的《我爱记歌词》、湖北卫视《我爱我的祖国》、湖南卫视《天天向上》、东方卫视《今晚80后脱口秀》等综艺节目,从此声名鹊起。



行舟乐评:好妹妹是一支有实力也有卖点的民谣组合。两个大男孩给人的亲切感也是他们的魅力所在,他们的作品中能找到些华语流行乐坛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基因,深得文艺青年男女的喜爱。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专注翻唱经典作品

从乐队名字开始,好妹妹乐队的作品就离不开“翻唱”二字。很多乐评人对他们的定义也是专注翻唱经典作品。

虽然都是80后,但好妹妹乐队却酷爱经典老歌。比如两人的专辑《说时依旧》就收录了台湾近40年的民歌作品和流行歌曲,部分曲目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

说起对老歌的偏爱,秦昊认为是在追寻童年少年时代习惯的旋律。中学时代,他喜欢听邓丽君、陈淑桦、张学友等港台歌手的歌曲;大学时代,他最爱蔡琴、南方二重唱,而南方二重唱又为他打开了台湾民歌的大门。

张小厚则认为,乐队喜欢翻唱老歌,喜欢旧时代的纯粹和简单。虽然一直在唱别人的歌,但对于这种念旧他们始终找不出一个确切的词可以描述,可能只是想穿越去到那个时代,参与那些美妙歌声里。

2010年,只是因为秦昊的一句比赛邀约,张小厚就毫不犹豫地与其组成了好妹妹乐队,开始了长达8年的“翻唱之旅”。

从他们的作品中不难看出,翻唱曲目一直占有不小的比例,从早期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到齐豫的《九月的高跟鞋》、从曾庆瑜《我可是你受众那一朵鲜花》到蔡琴的《抉择》;从刘欢的《弯弯的月亮》到陈淑桦的《滚滚红尘》……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九月的高跟鞋

好妹妹乐队 - 说时依旧


出道8年,好妹妹乐队从卧室翻唱到录音市,也从录音室翻唱到综艺舞台;更是从综艺舞台翻唱到演唱会。

他们熬过“七年之痒”,走到了现在。虽然他们擅长用怀旧、青春俘虏文青的心,但他们的作品不止翻唱,也从“十八线小明星”一路晋升到一线歌手。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行舟乐评:好妹妹乐队,一个是憨态可掬的理工男,一个是随性不羁的插画师,结缘于民谣音乐的挚爱,用音乐记录着自己特立独行的生活。张小厚和秦昊凑到一块儿的“好妹妹”乐队凭借比原唱更牛的翻唱演绎,也唱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番天地。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玩乐心态的民谣传奇

好妹妹乐队对本身的整体定位、最大限度地用玩乐式的游戏心态停止相似“自我营销”的宣传、用简单的编曲配以朗朗上口的旋律,唱出最普遍受众对象心里所想要的情感,再擅长整合各种媒体资源,借用一句某民谣歌手的粉丝群名言——“你不红,天理难容”。

“好妹妹”这个青春无敌、粉嫩靓丽的萌妹纸名字背后,是两个大男人,这种反差萌常常都会激起人的猎奇心。

不过这两位大男人也擅长打理本人的形象,以他们宣传的“俊秀潇洒、美丽婉约、安康快乐、积极向上、生动进取、热情开朗”作为定位。这种小清爽略带傲娇式的范儿也遭到了当下众多文艺小清爽的喜欢,打下大众根底。

而他们从整体定位动身,在诸如“专辑封面”等视觉设计也契合文艺小清爽的审美。

张小厚在采访中表示做音乐不能太严肃,要有玩乐的心态。通过每首歌曲来记载生活中真实的自我。

他们的玩乐心态在很大水平上协助了在这个“文娱至死”信息时代中获得极大的关注度。

同时,好妹妹乐队以“北漂”过来人的身份,十分精准地捕捉到当今城市青年的心态,并用恰如其分的自我营销,坚持本身持久不退的热度,造就了一个民谣组合的传奇

从刚开端为人熟知的《青城山下白素贞》MV,到2012年11月借势推出的《祝天下一切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他们懂得应用各种方式停止相似“自我营销”的宣传。

而“你妹电台”的炽热,也可理解他们在“文娱至死”的社会之中还坚持精明的头脑,懂得“这个时期的人们想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

除此之外,在微博上经常都能够看到他们各种或是插科打诨、或是卖萌卖腐的傲娇腹黑,或是化身段子手停止自黑、撕逼等招式,拉近与粉丝之间的间隔,真心不得不信服这两位几乎就是信息时期的弄潮儿!


行舟乐评:华语乐坛最名不副实的乐队,有多少人被他们的名字所骗


行舟乐评:听着好妹妹的歌,总会觉得平平淡淡才是真。那种平淡中又有着两人纯真的文艺憧憬。随着荣誉,金钱纷至沓来,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流浪诗人,在音乐里流浪,而不是在金钱中被放逐。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部分信息来自网络公开信息,如涉版权请联系行舟乐评。

本文由不知名的媒体创作人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